公司

股价跌回15年前,百年汇丰(00005)帝国还能穿越新危机吗?

2020年4月17日 09:49:35

本文源自“棱镜”微信公众号,作者:王晓。

4月16日,汇丰控股(00005)再次下跌2.22%,报收39.7港元/股。今年以来,这支股票已经下跌34.27%,并已跌至2005年时水平。

汇丰是全球最大规模银行之一,2019年末总资产规模达27000亿美元,也是在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外资行(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2018年末总资产4763.24亿元)。上市公司汇丰控股曾是香港本地人最爱的股票之一,因为长期按季度高分红,被称为“孤儿寡母股”:即便独自拉扯孩子的寡母,靠汇丰股票分红也能安稳养家。

但4月1日这天,汇丰银行给投资者开了个“愚人节玩笑”:其宣布应英国审慎监管局要求,取消2019年第四次派息,同时考虑公共卫生事件对全球经济的严重影响,在2020年底前暂停派息及回购股份。

“不分红的银行股还有什么意义?”投资者用脚投票,当日汇丰控股大跌9.51%。更有小股东组成维权联盟,要向汇丰讨说法。

汇丰的尴尬不止于此。作为一家国际银行,如今中国香港贡献了2019年度除税前利润的九成;将汇丰股价复权并拉长时间来看,其股价在2018年1月达到78港元/股的历史高点后一路向下。当前股价已经逼近2005年39港元/股-47港元/股的水平,距2018年最高点几乎腰斩。假如有投资者从2005年开始一直持有汇丰,到如今几乎没有分红外的收益。


“最怕的是,对某个东西形成信仰,然后它的某些内在、外在因素变了,它已经不能投资了,而你还浑然不觉。”上善若水资产董事长侯安扬对汇丰取消派息如此评论。

国际化和综合化是汇丰最显著的两个标签,它曾广泛受益于经贸往来、人员流动的全球化。最多时,汇丰业务网络覆盖全球88个国家和地区。如今,不断上升的贸易摩擦和区域整合难题,让汇丰招架无力,其业务网络也削减整合至64个。而全球公共卫生事件更带来进一步打击。

“汇丰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以后都不会再超越此前的成就。”外资投行资深金融分析师林明(化名)对《棱镜》直言。

总部迁册传闻背后

就在此次汇丰宣布取消派息后,市场传闻再起:董事会成员呼吁重新讨论将总部迁回中国香港。

不过,集团主席杜嘉祺在电话会议中表明,暂无再研究迁册计划。

虽然总部在伦敦,但中国香港是汇丰最重要的市场。汇丰银行在香港本地拥有大批用户,其ATM机遍布街头,还长期在香港担任发钞行的角色。对一家私营资本银行来说,这是一种特权。

土生土长于中国香港的汇丰,早在清政府时期,就凭借英资背景获得诸多特权,靠给清政府借款、把持关税和盐税完成早期积累。新中国成立后,汇丰退回中国香港,成为当时港英政府的“准中央银行”,享有发钞权。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香港先后抓住发达国家产业转移及中国内地改革开放机遇,一跃成为仅次于纽约、伦敦的第三大金融中心。汇丰也伴随香港经济的腾飞积累天量财富。

也就在那个时代,汇丰大班(主席)的权力可以和当时的英国驻香港总督媲美。于1977年接任汇丰大班的英国人沈弼被称为“大班王”。在其任上,汇丰通过拥抱崛起的华商群体,达到发展巅峰。

其间,沈弼支持“船王”包玉刚从英资怡和洋行手中“夺得”九龙仓,从航运业转向地产业。但最为后世津津乐道的,仍是他拒绝怡和、太古等财团,将英资洋行和记黄埔控股权以超低价出售给李嘉诚,成就了后者的财富帝国。

沈弼离任前,汇丰希望用一栋气派的总部大楼展示其形象。1986年,一栋石油钻井平台造型的建筑在香港中环核心落成,这是当时全球最昂贵的建筑,花费52亿港币。

但这栋建筑隐藏着汇丰的另一种心思。纪录片《超级城市:香港》介绍,大楼像乐高积木一样组合,在建造之初就做好了可以随时拆卸运走的准备。

果然,六年后,汇丰通过架构重组设立母公司汇丰控股,变相将总部迁往英国伦敦。

近年来,有关汇丰迁册回中国香港的传闻时有出现。早在金融危机后,汇丰就开始讨论将总部迁回中国香港,甚至表示希望能够在A股上市。但汇丰在2010年只搬回了行政总裁办公室,集团总部仍设于伦敦。

2015年,汇丰对媒体证实,公司已开始研究把总部迁出英国的可行性方案。今年4月6日,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别行政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在社交网络上发声,披露了5年前汇丰“研究”回迁中国香港的内情。

梁振英指出,当时“研究“回迁是汇丰在银行税一事上向英国政府耍手段。果然,2015年夏天,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Georg Osborne)宣布,将银行税税率减半。

此后,时任董事会主席范智廉表示:“将我们的总部留在英国,同时又将业务中心放在亚太,对于我们的股东来说可以集合两个地区的最大优势。”

翻开汇丰20多年来的利润表可以看到,中国香港一直是汇丰的根基所在。即便在汇丰全球多元布局最成功的2006年,仅中国香港一地为汇丰贡献除税前利润23.5%;在遭受亚洲金融风暴冲击影响的1998年,香港仍然为汇丰贡献了36.9%利润。

最新的2019年度,中国香港为汇丰贡献了120.49亿美元的除税前利润,占汇丰全年利润的90.27%,包括中国内地在内的亚太其他地区贡献64.19亿美元,占比48.09%。

按英国《媒体》说法,此次迁册传闻再起,是因为有董事及高层对英国当局干涉集团派息政策感到愤怒,因此重提搬回中国香港。


国际化布局穿越两次金融危机

“圣诞钟,买汇丰。”

一位在香港工作生活的金融人士告诉《棱镜》,香港本地人对汇丰有着特殊的情结,持续稳定的高分红使得汇丰成为港人最喜欢的储蓄股之一。即便在最困难的2008年,汇丰遭受金融危机重创都没有停止派息。此次宣布派息后又取消,已有小股东集结准备维权。

汇丰一直以派息最高的金融机构之一而骄傲。Wind数据显示,从2006年算起,汇丰控股累计现金分红8563亿元,分红率达72.29%。而多数银行分红率不足30%。

在金融危机期间,许多金融机构破产或接受政府注资,比如汇丰的老对手花旗。而汇丰依靠自身实力挺了过来,并继续维持分红。

中资银行都想学习汇丰穿越危机的秘诀。2009年接受《中国外汇》采访时,时任汇丰中国银行行长翁富泽如此阐释汇丰的策略:没有哪一个行业的人或者国家总是能够万无一失,决策永远正确。所以银行必须要有充足的资本,稳健的资产负债率,以应对世界经济可能面临的震荡。“不要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要分散风险。”

在不同国家和地区间开展业务,即是分散风险的第一步。在占据香港银行业龙头地位后,汇丰开始思考如何拓展香港之外的市场。沈弼上台后,便着手部署“三脚凳”的集团国际化战略,即亚洲、美洲和欧洲业务齐头并进。

通过巨资收购美国海丰银行和英国米特兰银行,汇丰完成美国和欧洲布局,实现从区域银行到国际银行集团的跨越。

正是在收购米特兰银行后,汇丰资产规模翻番达1700多亿英镑,跻身全球十大银行之列。此后,汇丰的全球并购扩张不断,法国、墨西哥、印度、土耳其等都留下汇丰的并购足迹。

在遭遇亚洲金融风暴时,汇丰的业务网络已经覆盖全球79个国家和地区。1998年,汇丰控股实现盈利334.47亿港元,仅比1997年减少81亿港元。经过汇丰改造的米特兰银行贡献16亿美元利润,成为集团当年最大的利润来源。《汇丰帝国:全球顶级金融机构的百年传奇》一书如此评价:汇丰将经营业务拓展至世界各地,从而最大限度分散了亚洲金融风暴及香港泡沫经济破灭带来的影响,并分享到美、欧经济稳定增长的成果。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际,这样的布局再次发挥作用:尽管汇丰北美巨亏155亿美元,但汇丰欧洲、中国香港、亚太区域分别贡献108亿美元、55亿美元和65亿美元,汇丰当年除税前利润仍录得93亿美元。

2008年10月,在英国宣布为银行体系提供流动资金和注入资本时,汇丰表示自己仍是全球资本最雄厚、流动资金最充裕的银行之一,无计划运用注资方案,更向伦敦银行同业市场拆出约20亿英镑的流动资金,缓解英国货币市场流动性。

天价罚单不断,瘦身自救不停

汇丰大手笔并购完成全球布局的同时,这种做法带来的负面效应也逐渐显现。

“但愿不曾进行这项收购。”时任集团主席葛霖在2008年业绩发布时做出此番表示,直接指向2003年收购的美国消费融资公司Household International。次贷危机爆发时,汇丰向这家并购得来的公司输血超过400亿美元,仍难挽颓势。最终,汇丰决定停止其除信用卡以外的消费融资业务,并结束其大部分分行。

2012年7月,美国参议院一份调查报告指出,汇丰反洗钱不力,为墨西哥毒贩洗钱和中东恐怖组织融资。媒体披露的一个细节提到,2008年高峰期间,汇丰墨西哥分行通过车或直升飞机向汇丰美国运送近40亿美元现钞。大胆程度令人惊叹。

汇丰墨西哥分行是收购一家墨西哥当地银行发展而来。汇丰称收购时没有拿得出手的反洗钱合规体系,直到2010年,汇丰墨西哥都没有建立起符合“汇丰标准”的反洗钱合规体系。

汇丰最终向美国当局支付19亿美元,并达成延后起诉协议。同时,一名独立合规监察员将出任汇丰的独立顾问,每年评估汇丰反洗钱措施。

2015年,汇丰瑞士私人银行又被曝出,在2005年到2007年间协助10万名重量级客户避税及隐藏高达千亿美元资产。汇丰被多国税务部门要求配合调查。2019年10月和12月,汇丰分别向比利时和美国当局支付2.95亿欧元和1.92亿美元达成和解。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汇丰辩解瑞士分行同样是收购而来,长期以来汇丰银行整合不力,导致该分行曝出丑闻。时任集团主席范智廉和行政总裁欧智华在出席听证会时,表示“羞愧”和道歉,称是不可接受的行为。

2013年,汇丰、巴克莱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等多家银行被曝参与操纵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此外,汇丰还涉及美国按揭证券化活动诉讼、汇率操控调查、贵金属定价操控调查等等指控。

在更多的国家和区域经营,意味着有更多的监管。据不完全统计,汇丰要在全球接受约500个不同监管机构的监管。

汇丰也意识到在全球范围“摊大饼”模式的不可持续。在行政总裁欧智华任上,汇丰大刀阔斧推进资本有效投放、提高成本效益的改革,俄罗斯、泰国及波兰的零售银行及财富管理业务等被出售,汇丰还退出了格鲁吉亚、巴西、秘鲁、哥伦比亚等地的经营。到2019年末,汇丰已将经营网络精简至64个国家和地区。

林明对《棱镜》指出,国际银行当下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远超以往。尤其在金融危机后,欧美等金融监管部门加强对银行行为监管,多家欧洲银行被罚得奄奄一息,如德银就接到美国司法部140亿美元罚单。此外,欧洲提高银行业资本充足率水平,也挤压了银行利润空间。全球蔓延的负利率更是对银行伤害巨大。

最新的年报显示,汇丰的净息差由 2009 年的 2.94%下降至 2019年的 1.36%。受欧洲地区业务拖累亏损46.53亿美元,汇丰2019年度除税前利润133亿美元,同比下降33%,但受商誉减值73亿美元影响,股东应占利润仅60亿美元,更是下跌53%。

汇丰也计划通过大手笔改革摆脱颓势。2020年2月的业绩会上,汇丰宣布,到2022年底前削减风险加权资产总值超1000亿美元,三年内裁员3.5万人,整顿欧美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业务,必要时退出部分市场。

在展望2020年经济前景时,汇丰集团主席杜嘉祺分析了英国脱欧等影响,还提到在观察公共卫生事件的发展。杜嘉祺表示,有信心将股息维持在0.51美元不变。

卫生事件雪上加霜,汇丰走向何方?

然而,公共卫生事件在海外的爆发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汇丰的安排也被打乱。

汇丰行政总裁祈耀年及财务总监宣布,未来6个月向慈善机构捐出25%薪酬,放弃140万英镑和70万英镑的现金奖励。此外,汇丰决定暂缓大规模裁员行动,同时暂停集团招聘计划。

而针对汇丰暂停派息的应对举措,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对《棱镜》表示,银行需要夯实资本基础,以应对公共卫生事件冲击带来的风险,此外要进一步支持企业恢复,也需要增厚资本。暂时取消或降低分红是合理的。

4月16日,在披露2020财年一季报时,花旗、高盛、美国银行纷纷表示,为公共卫生事件拨出数百亿贷款损失准备金。

尽管宣布取消派息引发股价大跌,但拉长时间来看,自2018年1月末达到78港元高点后,汇丰控股股价其实在一路下滑,市值腰斩已经跌去8000亿港元。

多位资深银行业人士与《棱镜》交流时仍持乐观态度。他们认为,当下的窘境,在汇丰155年的经营历史中只是短暂的插曲,一家在全球经营的银行,有起有落都很正常。

“汇丰短期在股价和业务上承压,但长期看,只要它能够灵活变通,在业务、地域、技术革新方面仍能实现突破,”香港一位银行总裁对《棱镜》表示。

但汇丰面临的挑战不止于此。多位内地汇丰银行用户对《棱镜》表示,在移动支付、刷脸等银行科技服务方面,中资行的体验秒杀汇丰这样的老牌商业银行。

就在汇丰宣布取消派息当天,小米和蚂蚁的虚拟银行在港开始试营业,全天候服务、零售业务不收服务费。

2019年8月,汇丰取消收了近20年的低额结存服务费,被认为是在虚拟银行的压力下拉拢用户。祈耀年在年报中称,2019年汇丰投入45亿美元,用于将客户引进国际网络、改进数码技术提升服务。

一家外资行管理人员认为,“一家国际银行的根本还是在本国(地区)。”在国际化战略收缩后,中国香港对于汇丰重要性更加凸显,但在区域发展趋势上,2018年,深圳GDP开始超过对岸的香港。

2019年8月,央行推动完善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渣打和花旗成为入选的2家外资报价行,中国规模最大的外资行汇丰落选。

央行官员在随后的国务院吹风会上间接回应:选择报价行主要是考核是否符合利率自律机制的报价模型。

一个月后,汇丰银行副主席兼行政总裁王冬胜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重申看好中国经济,对中国的长期承诺不变。此前,王冬胜接受媒体采访的机会并不常见。

王冬胜介绍,汇丰有一个“经贸走廊”战略。据汇丰观察,国与国之间的来往通常分为三种,贸易、投资、个人财富。全世界一共有25个这类走廊,其中17个与亚太区有关,12个与中国有关。

“时移世易,汇丰历经种种考验——革命、经济危机、新技术,但汇丰灵活求变,业务不断发展壮大,令汇丰可以从容应对二十一世纪的挑战。”

这是汇丰官网对自身历史的总结。这一次,时间还会站在汇丰这边吗?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Manbetx体育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